最近一個星期來,"八十後"這個詞語,已從一小撮社運人士的圈子裡,快速地滲透著香港社會每一個角落。這些出生於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八十後"年輕人,活躍於最近的一連串運動,包括支持"五區總辭"、要求北京當局釋放劉曉波、元旦的爭普選遊行和衝擊中聯辦,以及近日的反高鐵運動等,而且所採用的手段,有愈來愈激進之勢。社會上有很多人都對他們的行為引以為憂,但也有人對他們的舉動大加讚賞。

平常心來說,那些"八十後",都是歷代年輕人的共通特性-反叛和對建制不滿,在現今世代的一個反映。在歷史上每一場社會運動中,年輕人往往就把上述特質反映出來,成為了社會運動的主力。

就拿上世紀初中國的五四運動來說吧,該場要求"外爭主權.內除國賊"的運動,主力還不是那時代的年輕人?!

美國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的反越戰運動,參與該場運動的"嬉皮士"們(當然他們的行為如濫藥、性濫交等,有可議之處),還不是那時代的年輕人?!難道是老年人嗎!

說回香港,1966年蘇守忠在當時的天星碼頭絕食反加價,以至後來一連串的社運如1970年的中文合法化運動、1971年的保衛釣魚台運動、1973年的"反貪污.捉葛柏"運動"、1975年的反加電話費運動等,主力不是那時代的年輕人,是甚麼?!

1989年北京民運,以及2003年香港"七.一"大遊行,主力就更不用多說吧!

總之,有哪一個年代的年輕人不輕狂?有哪一個年代的年輕人不為當時的社會的不公而吶喊?大概是因為他們未經歷過社會這個大醬缸的浸染,故此他們吶喊得特別起勁,特別令人動容。

不過隨著他們一個又一個踏入社會,經歷過社會這個大醬缸的浸染,當中有不少人已經變了,開始認同了建制,甚至被建制吸收,成為了建制的一員。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曾參與社運的匯豐亞太區主席鄭海泉、中原集團主席施永青等,就是明顯的例子。街坊相信當中一些現在參與社運的"八十後",到最後也會走上這條路。

雖然街坊不大認同那些"八十後"的見解和行為,但是還是尊重他們的,只希望他們不被別有用心的人和團體利用就好了。

View F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