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ina Menzel Tumblr posts

  • Trudging through old Wicked forums and seeing people complaining that “Shoshana Bean and Eden Espinosa just scream and screech” and that “Idina Menzel actually belts with right technique” is like… OwO

    Oh how times have changed…

    View Full
  • Obsessions of the 2010′s: Wicked (1995)

    “It well may be

    That we may never meet again

    In this lifetime

    So let me say before we part

    So much of me is made of what I learned from you

    You’ll be with me

    Like a handprint on my heart

    And now whatever way our stories end

    I know you have rewritten mine by being my friend”

    View Full
  • View Full
  • image
    image

    Wayne Unten demonstrating Elsa’s diaphragm and ribcage breathing movements; inspired by conversations with Idina on singing technique.

    Source: ABC Special (Making of Frozen)

    View Full
  • image

    An Frozen blend edit

    #frozen#photo collage#collage#idina menzel #elsa of arendelle #queen elsa #anna of arendelle #disney #let it go #conceal don't feel
    View Full
  • *都是我编的……

    “You are the gift, Kriste(i)n. ”

    看着镜中的自己,Idina努力地深呼吸平复此刻的紧张,将准备多时的自我介绍说出。

    “呃……您好,我叫Idina Menzel,来自纽约长岛。相信您之前有看过我出演的作品Rent,the Wild Party,Aida……”短暂的中断后,Idina懊恼地朝镜像大吼,把脸埋进掌中。

    喊叫声吸引来了妹妹Cara,她担心地看着姐姐的背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Dee…”

    “我不知道,Cara,”Idina一把抱住妹妹,希望从她的拥抱中汲取一点力量,“那些句子就像鱼刺一样卡在我的喉咙里,我紧张得快吐了。”

    “你只是太在乎这次机会了Dee,”Cara安抚着Idina,“深呼吸,Dee,相信自己,你一定能通过这次面试。”

    妹妹说得没错,她没办法不重视这次机会。原以为Rent里的Maureen终于可以让自己不用再去婚礼上演唱,可不是所有的剧本都如Rent这样优秀。Maureen之后,就再也没有一个合适的角色可以让Idina尽情的释放她的能量。她就像一颗石头丢进水里,泛起一阵有些起眼的水花,便又归于泯然众人的沉寂之中。

    在一些不起眼的剧组里奔波着不起眼的角色,这是绝大多数百老汇演员的命运,甚至更糟。但Idina心中的声音告诉她,她不应止步于此,她的能量需要一个更大的舞台。

    可这个舞台在哪里呢?坐在候场长椅上的Idina望向窗外,阳光正穿过纽约的楼宇,金黄的光路像刚出炉的蛋糕表皮,充满了梦想的颜色。而楼下草坪上正玩耍的孩子们沐浴在阳光下,就像是小时候童话书中挥着透明翅膀飞来飞去的小仙子,一切都在平静地发生着。

    “Idina Menzel,”工作人员张望四周,试探而犹疑地喊出她的名字,在她回头后确认地点点头,“请进来。”

    门口暗绿底色的海报上写着Wicked,而此刻是2003年纽约的初秋。Idina站起身,隐约感觉到门后等待她的是一场始料未及却又命中注定的奇遇。

    在Idina快对这场面试不抱希望时,剧组忽然打来电话邀请她去纽约某处工作室见一面。

    推开门,屋子里除了作曲家和原著作者以外,只剩下一把空椅子。而空椅子的旁边并排坐着一个小巧的金发女人。驼红色的高领毛衣衬出她白得剔透的皮肤,配上如金子瀑布般的头发,Idina不难猜到这会是剧中自己的对头。

    两人对上眼的瞬间,金发女人立刻站起身迎了上来。她就像是小时候自己和妹妹一起玩的芭比娃娃,比自己矮了快有一个头,娇小而可爱。

    “Kristin, Kristin Chenoweth. ”女人笑容可掬地伸出手,“我看过你的Maureen,我想说,我爱死这个角色了。”

    Idina没有想到自己的搭档就是那部著名的You’re a good man, Charlie Brown里令人难忘的女配角,她甚至得到了托尼奖的最佳女配奖,而自己迄今也只因为Maureen有过一次提名。Idina结结巴巴地做了自我介绍,握住Kristin的手,她才发现自己手心里全是汗。

    “很荣幸邀请到两位,你们将成为我们的Glinda和Elphaba,”导演站起身,看着身边的制片人、原著作者、剧作家和作曲家们,他们也都对刚才两位主演的表现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正是他们心中剧中两位主角的样子,“我保证,这一定是一部独一无二的音乐剧,而它也将因为两位的演绎而名噪宽街……”

    Kristin看向她,露出一个当然的微笑。

    我们将一起互相成就。

    默念这句话时,大门的门铃响了。一开门,一个抱着谱子挎着包的金发女孩正站在自己面前,露出一个大大的如晨曦一般的笑容。

    “嗨,我是Kristen Bell,之前有和你约过来你家一起练习这首歌。”

    看着被Kristen抱在怀里的那张写着Wind beneath My Wing的五线谱,Idina笑了笑。

    “当然了Kristen,快请进。”

    现在是2012年的夏天,距离Idina最后一次演出Wicked已经过去6年。此前她接到经纪人打来的电话,说是迪士尼一部新动画的导演看了她两年前给Tangled试音的片段,希望她能加入新动画的制作。

    “我们这里有一位已确定的演员,我们想看一看她和Idina是否合适,”导演有些抱歉地告诉她的经纪人,“但是我们的曲子还没有写出来,所以可能要Idina和另一位演员一起合唱一首现成的歌。”

    Idina是从经纪人那里知道了Kristen的名字,一同递过来的还有Kristen的照片以及联系方式。

    噢,又一个Kristen,Idina看着照片上身材火辣的金发女孩,也是一头金发。

    她记得第一次拨通Kristen的电话时,Kristen的滔滔不绝就和现在一样,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过和上次向她表达敬佩和崇拜不同,今天的Kristen更像一台故障的应答机,不停地重复着自己是如何难以置信,居然能得到和Idina一起排练和声的机会。

    “……简直不像是真的,我居然和你并排站在钢琴旁边,听着同样的旋律,唱着同样的歌词,呃,这简直像是在做梦,哦不,怎么会是做梦呢,什么梦能这么美好……”Kristen拼命地想解释,手舞足蹈的样子让Idina忍不住笑了笑。

    “放轻松,亲爱的,”Idina轻轻拍拍Kristen的肩膀,“你太紧张了。”

    “没错,我现在手心里全是汗,我的天啊……我感觉我要紧张吐了。”

    一瞬间Idina感觉这场景似曾相识,有一些熟悉但却不甚清晰的画面就这样从她眼前掠过。“你唱的很好,这一定会很棒。”

    Kristen感激地点点头,她抱歉地站到钢琴边示意Idina自己准备好了。

    “开始吧!”

    Idina趴在钢琴的一侧,望着对面的桌子。Kristin坐在那里,静静地望向钢琴的这一边。有时视线不自觉地滑向那头金发,Idina有些混乱自己到底是放空还是在看Kristin。

    总之是没有听作曲家和音乐监督的讨论的,虽然他们正在争论的原因是为了写一首她俩的合唱。

    Elphaba在被Dorothy浇水融化之前,Glinda曾来找过她。编剧和作曲们觉得在昔日姐妹诀别的场合,应该有一首抒情的歌。

    Idina若有所思地听着旋律在作曲家的手指下缓缓流淌,像一条流向大海的小溪,此刻另一条溪流与之汇合于某处,那是Kristin的歌声。

    而她在这条小河上随之漂流,望着向身后退去的树林、天空,Idina突然有了一丝怆然。

    For Good,世界上有多少的事情能像这首歌的名字一样“永远”呢?今日你我相遇,明日便会分离,就像Elphaba和Glinda,虽是挚友,到最后却天各一方。可有什么是能“永远”的留下呢?是人与人之间美好的记忆,是那些因为对方而发生的改变。

    Idina望向Kristin,而Kristin不知怎的也正望着她。这一刻她忽然感到两个人心意相通,就像米开朗基罗的画作里亚当伸出手与雨天空中的造物主手指相触。而在这相互注视的一瞬,她们都感受到了彼此目光里的一种信念。

    此刻她们便是Elphaba和Glinda,她的呼吸,她的感受,她们都能切身的体会。这一刹那,便是作为演员的她们最接近造物主的时刻。她们正在创造出真实的人而非角色。

    等Idina意识到这山洞具有的魔力时,她这才发现自己一不小心拖了一个长到她快背过气去的音。

    她不得不中断,“……抱歉这里我是不是应该换口气?”

    作曲家们连忙检查节奏是否给演员留足了气口,闹了糗的Idina则不好意思地看向带着微微笑意的Kristin,她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那双眼睛是阿拉丁搜索神灯的深窟,诱惑着每一个试图望向深处的人。

    Elphaba是个可怜的女孩,这在Idina每一次排练时更加切身地体会。因为她的绿皮肤,她被所有的人针对。几乎所有的演员都拥在Kristin身边,而她在对面,身边空空荡荡。他们唱着攻击Elphaba的歌词,脸上露出憎恨厌恶的神情,他们都是最棒的舞者,拥有漂亮的足弓和柔软的腰肢,可那些极有力量的舞蹈中却透露着对Elphaba强烈的攻击性和敌对性。

    他们都是很好的人,Idina一直告诉自己,而这一切只是剧中,大家做的并不是针对自己。可Elphaba感受到的所有情绪却是由真实的活生生的人来承受。她想不通Elphaba为什么要承受如此的攻击,正如她无法承受在剧中被身边熟悉的同事们如此对待,有时为了情绪的连贯,这样的对峙甚至会持续到剧外的排练中。

    但Idina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的想法。她只是一个人坐在那里,戴着剧中Elphaba的尖筒黑帽和圆框眼镜,静静地整理自己要唱的曲谱。

    “你还好吗?”是Kristin。

    “好啊,我很好,就……好得很……”一时间Idina除了好以外再也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词,因为她此刻的感受根本与好无关。

    “嘿,你翻谱的声音可不是这么告诉我的,”Kristin蹲在她的身边,轻轻捏捏她的胳膊,“别像Elphaba那样假装不在乎别人的眼光,Dee,你永远不必向我故作坚强。”

    Idina抬起头,那双墨绿的眸子一下笼罩在水雾之中。她忍不住伸出手,紧紧地抱住Kristin。如果不是她,她可能真的会无声无息的被这种窒息撕裂。

    “谢谢你,Kristin……”

    Kristin的手在她背后轻轻地抚着,“感觉好些了吗?”

    “谢谢,我好多了。”

    Kristin露出一个挤眉弄眼的鬼脸,“噢,我还打算你说没好再多抱你一会儿呢。”

    “喔……”这成功地让刚才泫然欲泣的Idina破涕为笑,她忍不住拉起Kristin的手,珍而重之地再一次道谢。

    “谢谢你。”

    Kristin注视着她的眼角,替她抹去方才眼角溢出的泪水。“Elphie从来不是坏人,正是因为她不应该受到如此的对待,所以她的一切都让人心碎而着迷,”那双真诚的眼睛里让Idina又一次感受到一阵无形的吸引,“Dee,记住你现在的感受,让观众感受到你现在的感受,让他们对Elphie的无助和痛苦感同身受。”

    Idina懵懵懂懂地点点头,她其实不太明白Kristin所说的意思。直到她在录音棚里为新动画里的邪恶女王录完音,她忽然就想起了Kristin的这番话。

    黄鼠狼般的袍子,典型的迪士尼坏女人的眼妆与发型,这位冰封人心的女王从头到脚都散发着邪恶的气息。

    可是她生来就应该被人唾弃和歧视吗?Idina久久端详着墙上的故事板,连负责把关的导演和编剧走到身后都没有察觉。

    “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也没有……我说不清……”Idina歪歪头,有些犹豫要不要把自己的感受告诉导演们。毕竟这只是自己的一份工作,自己只要照着台词读就好了。

    “其实我也觉得怪怪的。”没想到导演自己说出了那句话,Idina有些惊讶于她的坦诚。导演与墙上的冰雪女王——Elsa对视着,“总觉得她的眼睛里在喊‘不,不要把我写成那样的坏人,我是个好女孩,试着了解我,走进我吧’。”

    导演说得极生动,让Idina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也许Elsa会说话的话,就会这样表达自己的想法吧。趁着导演去接电话的工夫,Idina也试着和Elsa的眼睛对视,希望也能如导演一样听到一些Elsa的心声。

    “各位,你们应该听听这个,”导演忽然激动地冲进来打开身边的电脑,手忙脚乱地找着音频的接入设备,“Kristen Anderson-Lopez发来了一个demo。”

    Idina还记得那个场景。她和导演们坐在录音室里,被Lopez夫妇创作的旋律震惊的说不出话来。那旋律直达内心,就像Elsa对所有人的呐喊。一曲终了,竟没有一个人开口打破沉默,仿佛那首曲子仍在耳边盘旋。

    过了好一会儿,导演才缓过劲来,“我的天啊……我得重写整个故事。Idina你觉得呢?”

    Idina点点头,忽然就想起了排练场里Kristin对她说的话。Elsa,我会成为你的声音,我会把你的心声、你的无助传递给观众们。

    噢,又是另一个Kristen。

    和Kristen的第二次见面是在几个月后,一直分开录音的两个人终于有了一次一起录音的机会。

    一见面,Kristen就给了Idina一个大大的拥抱,一点没有第一次见面时的紧张与不安。

    “终于等到今天了!”Kristen欢心鼓舞的样子惹得Idina有些害羞,“自从经纪人告诉我这个消息,我每天都在核对我的行程安排。wow,就是今天啦~”

    Idina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九岁的热情似火的姑娘,发现她就和剧中Elsa的妹妹Anna一样,像永不疲倦的小太阳,充满活力和激情。她一会儿跑去和导演分享自己对于Anna的理解,一会儿会和工作室里的工作人员谈天说地,只要有她在的地方,就像春天来临一般充满了欢声笑语。而自己站在收音室里,静静享受着她辐射出的能量并随之鼓舞,嘴角忍不住堆满了笑容。

    “嘿,干嘛只是坐在里面啊,”Kristen发现了隔着玻璃盯着她微笑的Idina,她一溜小跑地跑过去,“来嘛,和大家一块来聊聊嘛。”

    “那倒不必……”Idina有些意外地连连摆手。她坐在玻璃后面里看着大家聊就挺开心的,或者说,坐在里面让她更自在一些。

    “不不不,相信我,到外面来,空气会更好一些。”

    Kristen拉起她的手。除了家人以外,很少有人这样拉Idina的手。

    不过也不是没有,只不过那是在很多年前的剧院后台,另一个Kristin拉起她的手冲向剧院的洗澡间。

    “快,小绿,”自从开始带妆排练后,Kristin总爱叫她“小绿”,“跟整个剧组的人抢浴室不冲可抢不到啊。”

    通常Idina哈哈的笑着,由着Kristin牵着跑。可这次她决心要“反击”一下自己的搭档,她一摊手,“嘿,沾了水我不就融化了吗?”

    说完Idina自己都不好意思地噗嗤一笑,Elphaba不能沾水这个梗,玩得可太烂了。

    Kristin也没想到Idina今天会这么调皮,先是没憋住的露出笑意,又立刻镇定下来,“那个,我想说很久了,我一直觉得Elphie不想洗澡只是你不想变popular的借口。”

    她攥住Idina的手,“所以,今天无论如何,天塌下来也得洗澡。”

    Idina放肆地笑着叫着,被Kristin牵着手,在Kristin大喊“借光”和路人们被惊吓的声音中,两个女孩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冲过剧院后台此刻拥挤的道具和人群。那份冲动和欣喜,让多年之后的Idina仍能扬起嘴角,仿佛那根本就发生在昨天。

    弄掉脸上的绿油彩很费时间,每每听见原本左右声道的水声突然只剩下了一个单薄的声音,Idina都会有些遗憾和失望的感觉。可听见帘外Kristin开始和她聊天,先前失落的阴霾又立刻被驱散。

    像每一场的Defying Gravity结束后,大幕落下,底下的演员们都迅速离场开始自己的幕间休息,而刚刚飞到半空中的Idina则必须等工作人员把自己从空中放下才能回到化妆间。

    那个时候,整个舞台都是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而孤零零的吊在半空中,除了能听见大家离开时纷乱的脚步声外,陪伴Idina的声音只有自己刚即兴完还有些急促的呼吸和心跳。

    一开始Idina是有些难过的,可后来她不再难受,甚至开始期待起来。因为几乎是当脚踩到舞台地板上的一瞬间,Kristin的声音便会从不远处传来,甚至越靠越近。

    “回收成功,欢迎回家。”这时候适应了黑暗的眼睛能够看见Kristin的笑脸,她故意用休斯顿报告航天器着陆成功的术语,调皮地举起手向她致敬。

    而Idina也会立刻抓住她的手,感念地捏捏。两个人荡着手一起走下舞台,什么都不用说,却什么都已明白。

    和Kristen的第三次见面,已经是电影即将上映的时候。迪士尼组织了内部的观影,两位主角的配音自然也获邀出席。

    两个人在停车场碰到时,都非常期待自己参与的这部动画电影Frozen最后的成品会是什么样子,她们也和制作动画的动画师们一样,为Elsa和Anna的角色塑造融入了许多的心血。

    “我迫不及待要去看看我们这几年投入的时间究竟结出怎样的果实了,”已是初冬的季节,kristen穿着厚实的黑色羽绒服,说话时已带着白气。虽然天寒地冻,她仍然为马上要看到最终成片而兴奋得雀跃,“我有预感,这一定是部棒呆的电影……我意思是,拜托,有Idina和我参与的电影怎么会不棒呢!”

    Idina被她逗得忍俊不禁。Kristen紧张而期待的样子让她想起Wicked的开幕夜,站在即将拉开的大幕边,自己问马上就要驾着泡泡出场的Kristin。

    “Kristin,你觉得我能行吗?”

    Idina害怕自己搞砸了整部剧。而Kristin看出她的不安,抬手捏捏她已上妆完毕的小绿脸,“一定行,没人比你更行。”

    那一晚,Wicked一炮而红,台下所有观众都站起身为两位主演的精彩表演欢呼鼓掌。站在舞台中央,看着台下为她们喝彩叫好的观众,自观众席射来的面灯将Idina身子照暖,而她轻咬嘴唇,紧紧攥住身边Kristin的手。

    没有她自己做不到这么完美。看着眼前渐渐暗下的影院,Idina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只有些凉浸浸的手伸出握住,力道不算大,但也足够有力。

    Idina看向这只手的主人。Kristen整个身子紧绷着,一只手攥成拳捂在嘴上,看得出她真的很在意和紧张这部电影。

    那一瞬间,Idina忽然觉得时空交错,仿佛自己此刻握住的并不是Kristen,而是越过漫长的时光,握住当年自己的手。当年那个向别人索取力量与支持的女孩,如今也可以成为别人的依靠和力量了。

    像当年的Kristin一样,Idina将Kristen的手握在手心中,直到电影结束影院的灯光重新亮起。

    看着Kristen起身鼓掌,Idina也跟着关心地站起来。回头的一瞬,她看到Kristen脸上的泪痕,“我之前还有些担心,但是看了之后我有百分之两百的信心打包票,这绝对是一部无与伦比的电影,它简直可以算空前绝后。”

    “你做到了,Kristen。”Idina为Kristen鼓掌祝贺。

    “不,没有Elsa,这部电影将黯然失色,”Kristen说着说着又有些哽咽,张开双臂让Idina给她一个拥抱,“噢,我们需要抱一下,我不敢想象Elsa如果不是你,还会不会有这么出彩。”

    Idina没有说话,只是笑着将Kristen揽入怀中。Kristin的末场演出时,她也曾这样对Kristin说过相似的话。

    Kristin本来应该和自己一起离开,可因为脖子受伤的缘故,不得不将离开的时间提前了半年。

    Idina曾经想过和Kristin一起走,但kristin劝住了她。

    “没有你,我没法想象这部剧应该怎么继续。”那时Idina紧张地快要抓狂,她觉得仅仅靠自己,她没法担起整部剧的大梁。

    Kristin摇摇头,“托尼奖已经足够证明你的优秀了,Dee。你需要的从来不是我,而是你自己对自己的信心。”

    Idina难过地望向Kristin的眼睛,此刻的山洞变成了夏日的泉眼。她明明那么不舍,却因为伤病必须离开,而现在还要强打笑颜来安慰惊兽般的自己。

    她总是那样照顾自己。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们一起经历的美好回忆,”那天晚上的谢幕,她紧紧地抱住Kristin,甚至一把把她抱起来转了几圈,“不会再有第二个Kristin Chenoweth了。”

    Kristin的手轻轻抚着Idina的背,“别这样,Dee,会有的。”

    Idina一开始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上。直到那天从经纪人的手里接过写着Kristen电话的照片,直到那天导演告诉她Lopez夫妇里的Kristen发来了那首改变整部电影命运的Let It Go,她才相信上帝一直有派天使来。

    而天使的名字总叫克里斯汀。

    【End】

    View Full
  • Obsessions of the 2010′s: Enchanted (2007)

    “Is this a habit of yours, falling off of stuff?”

    “Only when you’re around to catch me.”

    View Full
  • I think my three most listened to songs on Spotify tell everything one needs to know about my sexuality.

    image
    View Full
  • i hate glee as much as everyone else, but idina menzel as rachel berrys mother was the best casting choice in history

    View Full
  • Watch “Frozen Cast Surprises Superfan Nurse - Supported by Boomer Naturals” on YouTube

    Awww…. this is so cute :)

    #it's nice to see healthcare get appreciated #for once #not like where I live #^^;#frozen#frozen cast#idina menzel#kristen bell#josh gad#jonathan groff#Youtube
    View Full
  • does every gen-z have the lyrics to let it go memorized or am i just that gay?

    View Full
  • September 14, 2020


    Take Me or Leave Me - RENT

    #involuntary musical imagery #take me or leave me #idina menzel#rent#music#songs #song stuck in head #song stuck in my head #earworm#Spotify
    View Full
  • boring vs interesting voice . fucking fight

    View Full
  • GIF REQUEST MEME: chess the musical → most heartbreaking scene
    asked by @she-went-all-cylon (my own personal gif requester)

    i’ve spent my whole life playing games!

    #chess the musical #chess in concert #idina menzel#theatresourced #i got so excited i did this yesterday 😂 and i don't think my answer is very surprising #florence ;_; idina ;_; #and you can see i tried doing something with the colors #not sure what happened here but i'm calling it a success #effanigifs#other*
    View Full
  • Jimmy Kimmel Live: Our #HealthCareHero of the week is NICU nurse Kellie Merner from Hartford, CT. In addition to her incredible work as a nurse, she is a huge Disney and Frozen fan. So Josh surprised her by getting his Frozen castmates Kristen Bell, Jonathan Groff & Idina Menzel together to present her with some wedding gifts from their own homes.

    View Full
  • joshgad: The cat is out of the bag! An amazing NICU nurse gets a surprise from me and the cast of #Frozen tonight! #HealthCareHero @kristenanniebell @idinamenzel #JonathanGroff as I host @jimmykimmellive

    View Full